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博天堂手机版app官网 > 后疫情时代的大国关系,中美如何超越认知误区?

后疫情时代的大国关系,中美如何超越认知误区?

时间:2021-11-02 11:29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html模版后疫情时代的大国关系,中美如何超越认知误区?

大国关系是国际政治体系最核心的关系类型,甚至可以说决定了国际社会的权力结构、体系变化以及世界格局的演绎逻辑。关于大国关系的经典论述有各种不同的观察视角,既有基于古典现实主义的“丛林法则”,如“修昔底德陷阱”的论调,也有基于世界文明差异衍生出的文明冲突论,同时也有基于身份、认同和关系而形成的建构主义。之所以有多元化的大国关系研究,正是大国关系自身的复杂性及其对国际社会的重要影响力的体现。

从当今世界的大国关系看,中美关系是其中最为重要的,也是对国际社会影响最为深远的双边关系。如何准确理解中美关系的定位、特点和内在差异至关重要。彼得·沃克认为,双方存在一种先入为主的认知误区,即“脱节”的现象。《大国竞合》这本书为中美社会超越“认知藩篱”、寻求发展共识提供了独具特色的视角,fdsfds,旨在通过阐释两国各自的发展模式和独特的文化及历史演变,促使两国相互了解。

彼得·沃克是美国知名的中国事务观察家,经过数十年深度观察,近距离深入中国和美国社会后,提出了中美关系的定位——“大国竞合”,这一定位凸显了中美关系的矛盾、多元的特征,即竞争与合作是共存的,双方的共识和共同目标仍然清晰,即使存在一些竞争、分歧和激烈博弈的层面。尽管自2018年特朗普上台至今,中美关系进入到更加直接的博弈阶段,双方在科技、金融以及国际组织层面的竞争加剧,但仍有大量的理性声音呼吁双方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、全球抗疫、地区安全等方面加强合作。《大国竞合》比较了两国的经济、教育、法治、民主形式、军事等不同层面的差异,从长视角透视双方存在竞合关系的更深层次的原因。

美国知名学者如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约瑟夫·S.奈就认为,美国对华采取遏制战略不是合理的政策工具,他指出美国需要避免把遏制作为一种战略,从长远来看,中美合作的部分会越来越多。另一位中美关系学者、哈佛大学教授沈大伟指出,作为目前全球第一、第二大经济体,双方的任何合作、冲突以及信任、共识等,都会对国际社会造成巨大的影响,对于双方存在的竞争与合作并存的关系需要有理性的分析,而非肆意放大分歧。长期以来,我们也看到中美社会互相存在的认知错觉,这种错觉长此以往形成了“固化”的印象,并造成更大的误解。要消弭误解,所有相关方都需要主动沟通,最终在全球问题上共同努力。

彼得·沃克认为,中美彼此误解的一个主要根源是,美国完全无视塑造今日中国的历史文化,而纯粹是从西方视角来批评中国。因此,这本书除了让我们从一个长期研究中美关系、深入中美社会的观察家笔下理解这种差异外,更为重要的是理解彼此客观存在的差异,如作者呼吁的一样,在一系列非对抗性的全球问题上进行建设性接触。从根本上来说,塑造中美双方关系定位的元素是多维度的,而非单向空间。本书的讨论客观、真实地呈现了双方存在的差异,以及这种差异背后的多维度原因。中美关系一路走来经历了许多的风雨,既有早期的斗争、对抗,也有“蜜月期”,整体看,竞争与合作具有阶段性、周期性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双方的认知和定位。

首先,从历史文化的维度看,植根于历史文化的治理和思维模式的要素将不会改变。中国历史上一直处于强有力的中央集权模式,中央政府的权力范围十分广泛,更强调集体主义,这有助于高效率管理一个地大物博的地理区域,并长时间保持稳定和发展。进入现代社会后,中国吸取了传统的中央集权的制度优势和成功经验,并经过系统的建设和改革,获得了最高的民意支持率。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则主要是基于人权、个人主义,政府的最高层设计为“最小化”,国家依赖于强劲的资本主义私有经济。中美不同的历史文化传统催生了不同的治理模式,对于治理国内社会、发展经济有不同的作用。双方需要接受彼此的历史和文化现实,关于中美关系未来的辩论才会变得简单明了。

《大国竞合》着重分析了中美双方差异的主要原因——文化。文化塑造心态、行为、价值观和动机,影响一个国家的职业道德观、创造力和团队合作精神,从而产生经济成果。如中美对于储蓄的认识,美国人更注重及时行乐,超前消费更为突出,储蓄率较低,而中国人则十分重视储蓄,奉行“未雨绸缪”的消费观。美国文化的特征形成在于早期的移民文化,抱负、勇气和乐观等成为早期移民的主要精神图像,但目前美国也面临“极化”的挑战,包括政治、经济的两极分化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双方经济实力此消彼长,经济层面的竞争在加剧。美国所推行的创新与科技驱动,实现了经济自下而上的发展,加上优质的移民带来的充足劳动力、丰富的自然资源和良好的生存环境,以强劲消费驱动经济崛起。

反观中国,以国家领导的经济体制,充分利用政府的计划、政策以及强大的执行力来推动经济发展,自上而下的特征突出。经历过新中国成立初期的计划经济,改革开放催生了新的增长动能,国有经济与民营经济共同发展,促进市场化经济转型。书中列举了一系列比较突出的驱动力,如政府的有效决策和执行力,国家支持的大规模城镇化,从国有企业转向民营企业,利用西方市场促进出口贸易急剧增长等。经过70多年建设,特别是40多年改革开放,中国经济与美国的差距进一步缩小。但是,客观而言,两国都面临着一些现实的困境,如人口老龄化、高债务等。毫无疑问,过去几十年,中美都保持了较强的增长势头和经济韧劲,双方的经济发展并非“零和博弈”,而是合作共赢。

此外,本书也剖析了中美双方在教育体系、法治、民主形式上的差异。作者充分肯定了中国在人权方面的努力,包括超过8亿人的脱贫、人均预期寿命的延长,解决基本的生存需求,不断完善法治、加强执法能力等。从更加微观的视角来观察中美间存在的差异,更有助于理解双方在相关议题上的差异。双方在许多层面上都还有待进步和完善的地方,如美国少数族裔的人权、枪支管理、收入差距等,中国则需要加强政府治理、法治建设以及市场化改革等。客观来看,中美两国各自的优势是双方互相合作的基础,对于塑造竞合关系作用显著。

当然,我们应该认识到中美关系的演进和变化具有一定的周期性。一方面,双方的实力正在经历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,差距在很多领域在缩小,这也就决定了未来双方的竞争将覆盖更多领域,如科技、教育、文化以及地缘政治、国际影响力等。这种竞争不是简单的“零和博弈”,而是基于各自的发展阶段、历史进程以及国家的发展愿景。中国所追求的是经济稳步发展、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和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生态等建设布局,主张“和平崛起”,而非挑战美国的领导权地位;另一方面,中美关系的特殊性在于,全球许多重要事务均需要双方的合作,如果缺乏共识,不仅会造成国际社会的不稳定,而且容易带来“选边站”的问题,破坏和平发展的大局,不利于双方的共同愿景。中美在维护地区和平和世界发展方面有更重要的责任,冲突和局部战争并不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。(视觉中国图)

《大国竞合》

[美]彼得·沃克 著

中信出版集团 2021年3月版

文章作者

邓宇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相关文章推荐: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